分類導航  
 
公司動態  (69)
新聞文章  (269)
 
相關文章  
 
  • 上海迪士尼推導覽服務:6人組團12500元 可不排隊 [6/8]
  • 2016年全國高考7日起舉行 共940萬考生報名 [6/6]
  • 上海7月1日開始申領生育保險待遇將有新規 [5/31]
  • 上海20年的水產市場將全部關閉 [5/27]
  • 畢業季房租漲 上海工作起薪抵不上二居房租 [5/25]
     
    解密:九部長奉國務院命督查回京 發現四大問題
    上海佑騰貨架   2016-06-02 05:55:49 作者:Z 來源:時政新聞 文字大小:[][][]

    民間投資增速不斷下滑,加大了經濟下行壓力。民營企業到底是受政策制約投不了、沒法投,還是因環境影響不敢投、不愿投?國務院派出9個專項督查組,在未提前通知地方的情況下,近日到江西、黑龍江、廣東、湖南等18個省市區進行了10天的督查。

    這可不是一般的工作檢查。督查小組都是由什么人組成的?9位帶隊組長包括國家發改委、科技部、工信部、環保部、住建部、水利部等九大部委副部長,級別最高的為正部長級。組員則由不同部門的同志交叉組成,以廳局級領導為主。

    據財經57號獨家獲悉,截至目前,督查組已走訪、座談企業超過700家。為了更真實地了解情況,有的督查組在實地督查中采取隨機挑選企業的方式,或則臨時更換企業名單,座談全程不允許地方領導干部參加。


    重點來了,督查組到底了解到那些問題,民營企業主要倒了哪些“苦水”?一路跟隨督查的財經57號記者提前“劇透”,主要發現四大類問題。

    問題一:屢遭“白眼”頻“碰壁”,公平待遇未落地

    “現在民間投資面臨的最大困惑就是缺乏公平待遇。”重慶一家環保企業負責人向督查組坦言,雖說市場需求不足也是重要因素,但并非所有行業不掙錢,比如不少醫藥、文化、環保企業效益都不錯,在國家政策引導下也想擴大投資,但屢遭“碰壁”,影響了投資動力。

    《國務院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在投資核準、融資服務、財稅政策、土地使用等方面,對非公有制企業和其他所有企業一視同仁,實施同等待遇。然而督查組發現,一些地方和金融機構并未做到“一碗水端平”,在規模上“重大輕小”,在身份上“重公輕私”,在地域上“先內后外”。

    四川遠艦建設集團董事長楊遠見頗有感觸地說:“現在很多PPP項目很少有民企參與的份兒,有的地方直接告知‘優先考慮國企’。一方面是因為國企能從銀行貸到更低成本的資金,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也想避免引發道德風險質疑。我們申請過很多PPP項目,都被以各種理由拒絕了。”

    在河北,一家民營焦化企業負責人反映了同樣的疑惑:“國務院明文要求,鼓勵和引導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的改制重組,合理降低國有控股企業中的國有資本比例。但地方在化解“僵尸企業”時,卻只愿意賣給國企。”

    英利國際置業副總經理楊曉榆在督查組座談時直言,民營企業貢獻了80%以上新增就業,但最近兩三年民企不僅排在國企后面,連外企地位都比不上。不能因為“出身”不一樣,參與市場競爭的難度和結果就不一樣。上海全開式模具架工廠直銷

    問題二:抽貸、斷貸現象突出,融資難仍普遍存在

    督查中,不少民營企業家反映,在經濟下行壓力下,銀行對民企的貸款收縮過大,企業貸款難、融資成本高、貸款期限短的現象普遍存在。

    東部一家民營企業負責人向督查組反映,企業投資一個項目需融資2億元,多方申請貸款無果,最后僅貸到500萬元,年息10.4%,還要把30%的貸款資金返存在銀行。銀行頻繁抽貸讓小微企業“舉步維艱”。河北石家莊東方麗人家用紡織品公司于2011年從做出口貼牌轉向做國內自主品牌。然而,銀行由于認為企業有風險,連年多次抽貸1000萬,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企業總經理岳麗麗談起這一經歷一度落淚。

    “民營企業信譽再好,最高也只能被評為AA+,而國有企業一般都能評上AAA,這相當于給民營企業融資人為制造了瓶頸。”遼寧一家民營企業老總表示,希望能夠以市場競爭力為標準,一視同仁地對待行業內的多種所有制企業。

    福建省金融辦主任付朝陽認為,融資難與許多銀行只關注于部分民企違約造成貸款風險,而很少考慮區域差異性和企業個性化貸款需求有很大關系。形象地說就是“一人感冒,全家吃藥”。這當中,存在著大量地區和行業“一刀切”的現象。

    問題三:“門好進、臉好看、事不辦”,審批繁瑣依然突出

    從實地督查的情況看,企業對這兩年政府服務態度轉變普遍予以好評,不過對政府辦事效率仍有不少“吐槽”,認為是從“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變成了“門好進、臉好看、事不辦”,一些基層干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支持民間投資缺乏積極性。

    “這兩年政府簡政放權,看得見的審批確實少了,但看不見的門檻又多了起來。”重慶會凌電子新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馮曉東與國務院督查組座談時反映,“我們作為比較成熟的中型企業一年各種第三方認證審核直接成本至少要二、三十萬,加上人力成本、各種材料成本就更高了。”

    青海一企業負責人深有感觸地說:“氣象等相關部門對光伏電站避雷針每年要進行一次檢測,檢測費高達8萬元,而且只能由指定機構來檢測。水電氣等市政公共服務部門收費高,如天然氣接口費高達110多萬元,自來水接口費9萬元、試壓費11萬元,市場價為2000元的水表收費12萬元,而且沒有統一標準。”

    盡管這兩年政府加大簡政放權力度,但督查組發現,“建一棟樓蓋一百多個章,批一塊地得跑兩年”的現象依然較為突出。山西一家民營企業負責人說,僅辦理施工許可證就需提供52項資料和證件,辦分項證件還要履行十余項手續,“等手續辦好,商機早失了。”

    “我們公司開發了一款降血糖的藏藥,研制花了六年,審批已經五年半了,相關部門遲遲拿不出來審批結果,每次打電話催促,得到的答案總是‘我們人手太緊’。”青海央宗藥業法人代表徐楠向督查組反映,“再這么拖下去,項目肯定要黃了。”

    問題四:成本高、負擔重,影響企業投資意愿

    督查中,不少民營企業普遍反映經營成本增長過快,如用工成本不斷增加,土地價格持續上漲,電費長期居高不下,影響投資意愿。

    “最近幾年,煤炭價格大幅下降,但電價下降微乎其微,這無形中增加了民營企業的經營成本。”新疆一位民營企業負責人說。

    除要素價格高,知識產權保護缺失也讓民企在市場競爭中失去一層保護膜。

    成都星空三維公司負責人余晟睿向督查組坦言,自己公司發明的3D打印產品,才上市一個月,就出現了非常相似的仿制品。相比之下,公司專利審批卻需要很長時間,從去年10月開始到現在還沒批下來。“面對市場上的這些假冒產品,我們也無可奈何,非常苦惱。”

    反映最為普遍的是人力成本不斷增加。“平均算下來,社保繳納占到了工資總額的32%左右。”五洲傳媒副董事長徐登權說,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大、企業利潤普遍下滑,政府應該進一步降稅減費,讓利企業和百姓,這也是供給側改革的應有之義。

    快速響應客戶需求    及時充分的與客戶溝通     提供專業的設計方案     精細化的生產過程     專業規范的施工團隊     誠摯用心的服務     十年品質經驗

    Copy right 2012-2015 上海佑騰倉儲物流設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86-21-3373 1241 傳真:86-21-3373 1242-604 郵箱:youtten#139.com(#改為@)
    滬ICP備15038899號  滬公網安備31011702001668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走势图